查看: 390|回复: 2

我在京城蒲黄榆跑步所想的

[复制链接]

197

主题

11

好友

1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8-7 19:55:08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京城蒲黄榆跑步所想的

001urnsjzy7iv2BcNga1e&690.jpg
001urnsjzy7iv2CaIZl1b&690.jpg
001urnsjzy7iv2ExuVR73&690.jpg


       每天早上跑步的路线几乎都是围绕着北京东南角,对这边的景致和路线早就烂熟存于心中,像是广渠门桥,朝北沿通惠河望见不远处的东便门角楼,那是我们京沪、京哈进京列车最先望见京城标记明城墙,上面有古老天文仪器 。
      通惠河朝南则是劲松光明桥还有北京东南角角楼,在朝南跑一段路就是“蒲黄榆”了这里是北京上世纪90年代大规模拆迁安置城中老四合院及机关单位搬迁建的成片楼房,我所敬重的老作家汪曾祺就很长时间住在这里,完成了文革后焕发青春写出大量高水平的作品的地方,仔细观察,他很多精品文章的最后结尾都留下“蒲黄榆”的落款,因为我的一个曾在建设总行投资部的同学和我的一个表姐也住蒲黄榆,这就越发引起我极大的好奇心。每次我早上跑步经过这里时都是擦着“蒲黄榆”的肩膀而过的。总想抽时间专门去蒲黄榆跑步。
      我最早听到表姐告诉她住的地址蒲黄榆,我听成“捕黄鱼”奇怪,北京还有这样的名字的地方。后来才知道这是一个三角地带,“蒲”是东蒲桥,“黄”是黄土坑,“榆”是榆树村。汪曾祺从1983年搬到这里居住,一直到他临去世的前一年1996年才搬到虎坊桥,应该说他最好及最后的作品都是与蒲黄榆有关。如汪老的《晚饭花集》、《塔上随笔》《矮纸集》《蒲桥集》都是这里写成的。
       我和汪老从没照面,却十分崇拜他老人家,是因为他潇洒自如的文笔,与众不同文风,既收起又能放开文字,确实是雅俗共赏,高低都爱的中国文人最后的士大夫。我们熟悉的文革八个样板戏《沙家浜》那些经典的唱词和妙趣横生的对白,都是出自汪曾祺的手,就连毛主席经江青引荐看过都点头称赞,并亲自将原先的剧名《芦荡火种》改名,他老人家还用心推荐从常熟地图上查寻到的沙家浜,京剧剧名最后由毛泽东主席一锤定音,他幽默地说:"芦荡里都是水,革命火种怎么能燎原呢?再说,那时抗日革命形势已经不是火种而是火焰了嘛……戏是好的,剧名可叫《沙家浜》,故事都发生在这里。"于是剧名定为《沙家浜》。
       我们从小就知道了:
     “
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

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
       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
       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
       人一走,茶就凉
       有什么周详不周详。”

       多少年人们会忘记那些名家如:谭元寿(郭建光),马长礼(刁德一),洪雪飞(阿庆嫂),周和桐(胡传魁),但是那些精湛的唱词和台词,永远被人们珍藏。我们知道这与汪曾祺分不开。
      上学时,我就看了《异秉》 、《受戒》、《大淖记事》就感觉他的写法与其它高手不同,既实又虚,轻盈缥缈,格调清新,每一篇都有着诗意的温馨,在淡淡哀愁下,全是小人物的悲喜哀愁,让人不忍放弃。还有他的一篇《故乡三陈》的陈小手,文章构思巧妙,难以忘怀:说的高邮故里,有一名医对妇科特擅长,尤其一般医生救治不了的疑难接生事情,都找他,手到病除,活菩萨一个。
    一次国民革命军,是军阀孙传芳部下一团长太太生孩子,请了几位接生婆,就是接生不了,弄得团长焦头烂额,后打听到陈小手的医术高超,就请来陈小手,见面就告知,大的命要保,小的也要保,如差池,提头来见。后小手费老劲了,累得贼死,出来告诉团长说,大人孩子都保住了,而且是个儿子。团长大喜,备丰盛酒桌一席,让副官陪着喝酒去乏,陈小手喝了几口就要走,团长又让人拿了二十块大洋,给小手,“这是给你的,别嫌少啊。”小手道:“重了,重了。”喝了酒揣上二十块大洋,告辞了:“得罪,得罪”。小手跨上马还没走出几步,团长掏出枪,就是一枪,把小手击毙。团长觉得委屈,我的女人,咋叫他摸来摸去。就这样结尾,让人咋能忘记呢。
       我和汪曾祺还有不解的渊源,就是他的老家高邮,距我曾工作的地方淮安不远,每年我都要去高邮,宝应出差,熟悉那里的人文轶事,还有汪曾祺小说里所描写的风土人情,生活习俗,甚至说话的语调。就凭这点,2012年高邮举行的高邮湖首届马拉松征文比赛里,获得二等奖,被当地媒体称赞“不是高邮人,却能将高邮写活的外地人。”
       其二,汪曾祺作为50年代后期的右派,下放在宣化至张家口间走廊通道,叫“西坝岭”的地方当农业果品嫁接站,实际就是整天与马铃薯打交道,那是汪大师最灰暗的日子,至少有五,六年,而我就在宣化那个贫瘠闭塞的小城读书四年,学着内心十分厌恶的课程,生活又很艰苦,所以我感觉我和他有过似曾相似的经历。
       当然,我不能老往名人靠啊,我只是仰慕,挖掘老汪最吸引人的优点外,那些大师专家早就论述很多了,而我敬佩他的就自由自在的灵魂,诙谐幽默的风格,热爱生活的兴趣,诗情书画,吹拉弹唱,茶艺酒趣,养鸟种花,烹饪厨艺,几乎无所不能,无所不爱,被名师专家称为“中国最后的文人士大夫;被街坊邻里称赞诙谐幽默的好邻居;被他三个儿女,及孙女孙子逗乐打闹开心的好老头儿”。
       可见,老汪的一生足以让我们敬重和羡慕啊。跑步能这样想着,不算错吧!

3439

主题

105

好友

171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8-8 17:00:59 |显示全部楼层
由跑所想,真情抒发
渊缘学步(好俊)

63

主题

5

好友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8-21 15:46:24 |显示全部楼层
最真挚的语言。跑步的联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多威跑友会 ( 苏ICP备18026869号-4 ) Copyright© 苏州一块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服务热线:010-67050772 服务邮箱:service@51running.com